居民区光伏项目步履维艰 上海多部门需竭力联手

导读:上海市个居民区光伏电站项目尘埃落定正常运转,但参与各方均感叹“过程太艰难”,几度濒临“夭折”,负责系统验收、并网的国网上海电力市北公司相关负责人更直接表示:“这是多部门与居民合力推进的个案,没有可复制性。”

  【中国环保在线 地方新闻】上海市个居民区光伏电站项目尘埃落定正常运转,但参与各方均感叹“过程太艰难”,几度濒临“夭折”,负责系统验收、并网的国网上海电力市北公司相关负责人更直接表示:“这是多部门与居民合力推进的个案,没有可复制性。”

  

  居民区光伏项目步履维艰 上海多部门需竭力联手
  

  上海市个居民区光伏电站在普陀区曹杨新村街道南梅园居民区常高公寓并网发电已“双满月”。总装机容量为49千瓦的系统一切正常,它几乎无需照看,预计年发电量约5万度,基本覆盖小区公共设施用电。据项目安装公司测算,这一系统每年可节约煤炭近2万千克,减少碳粉尘1.3万千克,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近5万千克。
  
  项目尘埃落定正常运转,但参与各方均感叹“过程太艰难”,几度濒临“夭折”,负责系统验收、并网的国网上海电力市北公司相关负责人更直接表示:“这是多部门与居民合力推进的个案,没有可复制性。”
  
  光伏发电系统可将太阳能转换成电能,安全、无污染、节能减排,这样的项目缘何被贴上“个案”标签、无法推广?
  
  一年可节省花销10万元左右
  
  常高公寓位于普陀区梅岭南路380弄,小区的一号楼和二号楼是24层的高层建筑,其余四栋是6层的多层居民楼,光伏发电板安装在一号楼和二号楼楼顶、小区垃圾箱房及小区变电站的屋顶上。
  
  常高公寓业委会主任李础农是该光伏发电项目的倡议者,他介绍,2015年底,业委会想补掉垃圾房这块“短板”,打算加个天棚,进而在上面安装太阳能热水器供清洁工人洗浴。后,业委会委员们“头脑风暴”一合计,干脆多安装些光伏太阳能板,让小区居民都受益,继而有了这个项目。
  
  南梅园居委会党总支书记胡特坚介绍,常高的光伏项目共投入约60万元,其中,业主出资1/3,街道资助1/3,普陀区发改委等部门支付剩下的1/3费用,作为对这项居民区自治项目及争创上海市低碳社区的支持。
  
  据估算,这个光伏项目每年5万度的发电量足以覆盖小区6栋楼的电梯、泵房和路灯照明用电,一年可节省花销10万元左右,即使由居民自己承担所有支出,基本六七年也能回本,而光伏设备的使用期限一般为20年,期间几乎不需维修和看护等额外支出,设备厂商定期稍作清洁即可。
  
  为了让居民直观地看到光伏系统的“表现”,李础农和安装公司谈判,让对方送了一套价值几千元的显示系统,挂在一、二号楼底层的车棚玻璃墙上,电脑屏上实时显示总发电量、总二氧化碳减排量、年度发电量等数值,居民进进出出一目了然。
  
  初时,住24楼的几户业主担心光伏装置有辐射,又怕架设设备后破坏房顶防水层,李础农和曹杨新村街道办事处副主任顾宏弟请来专家到楼顶测量评估,并为居民一一“解疑释惑”,后,465户中,超过九成业主同意开工建设,今年6月下旬系统建成试运行。“虽然就在屋顶,但没有任何噪音,房间里还比装之前凉快了。”一位住在二号楼24层的居民说。
  
  推广难有诸多客观条件限制
  
  常高公寓光伏项目“艰难”问世,并非源于个别居民初的顾虑,而是从项目酝酿之初就一直有把“悬顶之剑”———小区业委会不算独立业主,属于群众自治组织,不具备法人资格,电力部门不承认这样的申请主体,业委会无法直接拥有并网电表所有权、国家和上海对光伏项目的补贴资金,及将来并网卖电的收益等。前后开过二十来次协调会后,项目落成,但李础农还是很苦恼:“业委会和小区物业签署了托管合同,以前是请物业代为申请安装,现在要请物业进行后续管理,这样很不方便,而且补贴发放给物业公司会产生税,影响了业主利益。”
  
  从国网上海市电力公司获悉,2014年底,上海居民安装光伏发电系统并网的约为700户,去年底累计为1200户,截至目前,这一数据升至1500余户,增速同比增加,但相对于上海常住人口的基数,这一数量仍是九牛一毛。
  
  除了常高业委会遇到的主体资质难题,业内人士认为,上海的光照条件、住房密集性、光伏发电认知接受度等方面的不足,也是光伏发电难以推广的主因。常高公寓光伏发电系统安装企业的负责人赵鹏介绍,当初常高公寓请专家来楼顶做承重、抗风度、光照等测试,并对固定设备的底座做防水处理,其中光照是他们关注的焦点,“有一片楼顶没有铺满,就是因为中午时分会被旁边的尖顶装置挡住阳光,光照不达标,发电效果受影响。”
  
  上海一家光伏设备经营公司的副总经理王舟透露,他们近三年为300余位用户安装了屋顶光伏发电系统,主要集中在青浦、浦东和松江等区域的别墅区,这些尝鲜者多是从事环保、新能源行业或经济条件较好的市民,“只有一家是装在一栋6层居民楼的楼顶,在东安新村,那位客户就住在6楼,但他依然需要取得楼里绝大多数业主、小区居委会、物业公司等各方的同意,过程极其繁琐。”
  
  对于不住在顶楼却又想安装光伏发电系统的居民来说,情况更难办。赵鹏坦言,“在多层或高层的楼顶安装光伏发电设备,如果居民本身居住的楼层较低,我们会直接建议他不要装,因为输送电距离远,线路损耗大,不划算。”
  
  那么,除了别墅区,还有哪些较理想的安装位置?王舟发现,市郊的平房屋顶是未开垦的宝地,但农民对光伏发电了解得太少,安装者寥寥。
  
  可尝试造房子同时建屋顶电站
  
  针对居民安装光伏发电项目,本市一家光伏企业的负责人算了一笔账:1千瓦装机容量的光伏发电系统安装成本约为1万元,一年大概可发1万度电,国家补贴0.42元/度(含17%增值税),补贴年限为连续20年,上海市政府补贴0.40元/度,余电上网每度可拿到0.4359元,“一般家庭正常用电情况下,基本六七年可回本,而后的十多年间,就等于免费用电,这还不算光伏系统给环境和能源带来的正面效益。”这位负责人说。
  
  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看来,虽然收益可观,但目前我国民用光伏发电系统安装得还太少,症结在于适合安装光伏发电设备的地方太少,居民楼的屋顶产权不明晰,容易产生各种利益分配纠纷,增加无形成本。
  
  “现在就是简单地给现有建筑‘戴帽子’,这种安装形式前期和后续问题都太多,应该从建筑物设计施工之始就融入节能和环保的概念,可先将太阳能系统安装好,随着商品房一并卖出,会省去很多纠纷。”上海市太阳能学会秘书长王安石建议,建筑设计单位、房地产商、能源单位和政府等多方合力推进光伏发电装置走进居民生活,“很多建筑在设计建造时安装了光热系统,但光电系统还很少,可以尝试起来,那样,一个屋顶就是一个微型电站了。”
  
  目前,愿意安装光伏发电系统的居民,需事先自己协调同楼住户、物业公司和小区居委会等各方,随后到电力公司申请。国网上海市电力公司市南供电公司新闻专员竺士北介绍,电力公司有居民申请安装光伏发电系统及并网的指导,还详细列出上海和国家补贴的具体数额,居民到柜台办理或拨打电力热线后,公司会安排专门客户经理给予指导并提出建议,“申请和验收程序按步骤走就行,这方面应该不存在困难。”
  
  原标题:居民区光伏电站起步难被贴“个案”标签无法推广

上一篇: 三年砥砺构筑江南“水魂” 满城绿意生态新境界
下一篇: 创国际海绵城市 深圳再当“弄潮儿”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