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称自己与斯诺登之父在俄被不明身份车辆跟踪

库切列纳电视节目中说:“我们来这里的路上,大概有5辆车跟踪我们,(监视)我们去哪里。”他问道:“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办?”他补充说:“我的确是慌了。”

他说,“4到5辆车跟踪我们,这十分明显。这是谁?我们不清楚他们是谁。我们从机场回来,整个路上我试着停下来,这些车也停下来。”

此外库切列纳还表示,美国方面迫害斯诺登的危险仍存在。

库切列纳说:“斯诺登现在生活十分封闭,主要是因为美国这个大国的政府在迫害他。并且这个危险还存在,这点我们都了解。”他还补充道,斯诺登在俄罗斯生活的相当俭朴。

他表示,“至今俄罗斯方面没有收到任何可能引渡斯诺登方面的官方请求,没有收到任何正式的指控”。

他强调,“这对我这样的职业律师来讲完全不可理解。也就是说继续迫害,危险仍旧很高,但实际上是在法律范围之外的。‘告诉我们:交给我们,就完事了!我们表示,有必要的程序。俄罗斯不引渡,俄罗斯和美国之间没有协议’”。

库切列纳称斯诺登没有与其它国家就提供庇护谈判。他指出,“没有举行任何的谈判,因为依据我们的法律他获得了临时庇护,在俄罗斯境内生活一年,随后 按照他的意愿可以延期。如果他从俄罗斯境内离开,自然会失去临时庇护,因为他转到另一个国家,在他可能处于的国家解决所有问题”。

爱德华 斯诺登散布有关美国情报部门监控程序的信息,美国指责他非法泄露机密信息。他于今年6月从香港来到俄罗斯转机,但在莫斯科舍列梅季耶沃机场滞留。8月1日,斯诺登获得在俄一年期的临时庇护。

上一篇: 俄专家:斯诺登知识技能吃香 很容易在俄找到工作
下一篇: 利比亚总理扎伊丹称虽遭遇抓扣但不打算辞职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