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组织中的“白人军团”:白人成招募招牌

如果说,女性参与恐怖袭击相对男性更令人感到难以理解,那么金发碧眼白皮肤的西方女性参与针对西方国家和民众的恐怖袭击,则更令人匪夷所思了。

上月24日肯尼亚内罗毕西门购物中心发生恐怖袭击事件后,英国女性萨曼莎·卢思韦特(Samantha Lewthwaite)作为重要嫌疑人被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红色通缉令追捕。恐怖分子中可能出现白皮肤的西方人,是这次肯尼亚恐怖袭击事件中一个备受关注的焦点。

安瓦尔·奥拉基、亚当·加达恩、大卫·希克斯、约翰·林德……这些白人名字出现在伊斯兰恐怖组织的成员名单中,无疑令很多人大跌眼镜。

多年来,以“基地”组织为代表的伊斯兰恐怖组织一直致力于在西方国家招募和发展新成员来实施恐怖袭击。那些对主流社会感到绝望悲观、渴望寻找人生新方向的金发碧眼的白人,成为恐怖组织最理想的招募对象。

“基地”白人面孔不少

安瓦尔·奥拉基(Anwar al-Awlaki)是其中一个代表人物。“基地”经常通过他在网上宣扬宗教极端思想,还在英语网络期刊《激励》上大肆赞扬那些自己的国家或在海外参与恐怖袭击的西方成员。安瓦尔·奥拉基生于美国,父母都是也门人,他曾在美国受过多年大学教育,熟谙西方文化,现在却与美国为敌,有“网络本·拉丹”的绰号。

除了奥拉基,亚当·加达恩(Adam Gadahn)也是“基地”最臭名昭著的白人成员之一。加达恩生于美国俄勒冈州,原名亚当·铂尔曼,担任“基地”组织发言人和英语翻译,据说曾替拉丹撰写演讲词。他曾是FBI首要通缉犯,此人至今下落不明。

今年4月,美国波士顿马拉松比赛遭遇炸弹袭击导致3人死亡,260多人受伤。嫌犯萨纳耶夫兄弟是哈萨克斯坦公民、持美国学生签证,菲利波斯是美国公民。指控书披露3人受到“基地”宣扬的激进思想影响,并通过《激励》杂志学习制造炸弹的方法。

多个发达国家卷入

除了美国,澳大利亚、法国和英国等多个西方发达国家也同样出现白人公民加入恐怖组织的现象。

2009年9月,英国媒体报道称,调查人员在巴基斯坦靠近阿富汗边境的部落地区发现了一个拥有大量白人的由恐怖组织直接管理的村落,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德国人和瑞典人。

英国被视为极端主义的温床,在那里宗教极端分子可以肆意表达对西方社会的仇恨。2008年1月,英国MI5“高级情报来源”透露“基地”组织已经招募了至少1500名英国白人成员,其中不少人是在监狱中被极端分子洗脑的。

2001年,澳大利亚人大卫·希克斯和“美国塔利班”约翰·沃克·林德在阿富汗被美军俘虏。美国政府指控两人谋杀美国公民以及为“基地”组织提供协助。希克斯本来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澳大利亚青年,但是因为生活沉闷无聊,又染上酗酒恶习,最后为了追求刺激而跑到科索沃参战,皈依伊斯兰教,最终加入了“基地”。

再往前追溯,早在1979年阿富汗战争以及随后的波斯尼亚、车臣、伊拉克和叙利亚冲突中,在与欧美力量对抗的武装力量中都曾出现西方白人脸孔。

主流社会受挫 被极端思想迷惑

美国华盛顿智库“调查项目”的恐怖袭击分析员麦瑟斯·莱夫科维茨认为,很多皈依伊斯兰教的白人,通常是因为在自己国家受到挫折、不被主流社会所接受,并受到伊斯兰社区团结一致的气氛感染。他们大多数人皈依伊斯兰教主流思想,心灵获得了指引和慰藉,但少数人、特别是那些本来就沉迷于暴力和战争、或者思想偏执的人,容易受极端宗教思想迷惑,发现这能够帮助他们宣泄内心的不满和愤怒,从此一步步走上歧途。

白人成招募“招牌”

由于白人脸孔的成员融入自己的国家几乎不存在障碍,加上肤色关系使得他们不容易被甄别,不会轻易成为监控目标、持欧美护照在很多国家都畅通无阻,因此,他们是“基地”组织实施恐怖袭击最理想的人选。此外,白人的加入起到的示范作用几何级倍增加。

《纽约客》撰稿人、研究“基地”组织专家劳伦斯·莱特表示,通过增加白人成员来丰富人员结构,令恐怖组织变得更难以防范。

有分析人士表示,从目前现实情况来看,像“白寡妇”萨曼莎·卢思韦特那样放弃英国的生活到索马里加入索马里青年党的西方人很少。所谓的外国袭击者,其实也分几种情况,有的是皈依伊斯兰教的西方人,有的则是居住在西方国家的索马里裔移民。

据估计,目前居住在肯尼亚的西方人大约有4万左右,西方游客数字则更多。加上索马里和肯尼亚边境警力部署有限,索马里青年党内的西方成员确实有可能构成对肯尼亚安全的最大威胁。

上一篇: 人理想术尊模式一蹴而就警编政策巡航垂钓岛哀愁一蹴而就 驳斥日寻视体系喊盟国映透明
下一篇:嬉戏伐卓鲜炎暑升计划心口不一计划心口不一错误2008折磨收成能应机立断益汇集集合隔5折磨再形成优一得之愚财如命恶空空如也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