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变”与“乱”是下一阶段中东主要特征

新矛盾掩盖旧矛盾,新战争难抹旧伤痕,这一地区从不缺乏话题,也从来少不了国际角力。大国在这一地区的存在与干涉,不仅深刻影响了当地的局势和地缘政治,更成为国际社会势力此消彼长和格局变化趋势的最佳体现。

它的未来何去何从?又将如何影响国际局势和格局?而中国在这一地区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和对策?《瞭望》近日走访了国内外多位专家学者,就此进行研判。

华黎明:中国前驻伊朗大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邀研究员

李国富: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中东研究中心主任

殷罡: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副秘书长

梅新育: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努哈·贝吉尔:开罗美国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

尤伦·梅特尔:以色列哈伊姆·赫索格中东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穆罕默德·阿卜杜勒-瓦哈卜·萨基特:阿拉伯国家联盟前驻华大使、赫勒万大学中埃关系研究中心教授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乐艳娜

驻开罗记者 田晓航

驻大马士革记者 刘阳

驻耶路撒冷记者 孟博

“变”与“乱”是下一阶段中东的主要特征

李国富:中东正处于一种变革和变化之中,“变”和“乱”是其最基本的特点。

“乱”一直就是中东的基本特点。目前,叙利亚和埃及局势还没有稳定下来,突尼斯也还在动乱之中,总体来说,“乱”这一特点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还难以改变。

叙利亚和埃及之后,伊核问题也要粉墨登场,它将往哪个方向发展取决于很多因素,往和平还是紧张方向走都很难说。

在这一地区我们看到,以前的“美国主导”发生了变化,美国主导该地区事务的能力和意愿都明显下降,制约因素增加,俄罗斯国家力量正在增强。大国之外,该地区的一些国家,比如沙特、土耳其、伊朗也展开了激烈的竞争和博弈,都想在变化中争取推动局势朝对自己更有利的方向发展。

另外,以前人们都认为什叶派和逊尼派的斗争是中东动乱的一大特点,但埃及发生的变化让人们发现,教派内部、世俗力量与宗教之间的矛盾也非常突出。说到底,不管是族群斗争还是宗教斗争,这背后都是地缘政治的角力。在全球多极化格局越来越显著的情况下,这种角力所带来的后果就是“变”与“乱”,短期内如此,长期则很难判断。

华黎明:埃及军人重新控制局势,叙利亚大规模内战给西方人所谓的“阿拉伯之春”画上了句号。两年以前,中东北非多个国家群众上街示威,结果是,埃及的街头政治和选票政治双双失败,叙利亚爆发内战。阿拉伯国家街头政治浪潮到此暂时画上句号。

从伊拉克战争到叙利亚战争,中东地区的族群和宗教矛盾重新被激活,很可能会出现族群之间更为激烈的斗争,尤其是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中东很难平静。

殷罡:可以从叙利亚的局势来判断下一步中东的整个变化。

目前,叙利亚政府也清楚,如果它配合的话,今后的政治发展还是有可能按照2010年路线图、按照新的选举法进行选举。美国干预能力下降,阿拉伯国家也会采用更为慎重的政策。俄罗斯在欧洲国家不敢介入的情况下,会继续保持强硬主导姿态,不会让叙利亚局势失控。如果发生比较严重的事态,它会强硬地回应,甚至不惜诉诸武力。

可以看到,所谓的“阿拉伯之春”随着各国的情况不同,走上了不同进程。在埃及,目前人们正在反思,重新考虑军人集团在埃及发挥的作用,对穆巴拉克过去的行为有所了解。在那里反复发生的流血事件表明,在阿拉伯国家实现政治现代化的艰难性。由于社会生态和文化环境,世俗体制会与宗教势力发生激烈冲突,世俗体制、跨宗教政党需要足够的时间去发育。为了避免埃及出现阿尔及利亚那样的混乱局面,军人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发挥作用不可避免。在中东,只要不是君主国家,都会出现军人集团干涉国内政治的情况。

努哈·贝吉尔:中东地区充满了各种挑战和问题,比如毁灭性武器的蔓延、民主的缺乏、伊斯兰政治势力的上升等,这些问题又进一步导致政治上暴力的增多、经济增长停滞等问题。这些问题在短时期内很难得到解决,未来不太明晰。

影响中东地区下一步局势走向的因素包括:超级大国之间为维护其在中东地区利益而进行的角力;美国内部政策环境的变化及其对美国中东战略的影响;大国与中东地区国家之间在该地区的较量;该地区国家内部条件的发展变化。

尤伦·梅特尔:现在这个时段对于中东地区来讲是个历史性的时刻,它将为这个区域的历史掀开新的一页。

上一篇: 韩前检察总长因私生子传闻起诉韩媒 现收回诉讼
下一篇: 电喷打印与自组装技术结合 打出三维超精细结构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