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理会决议开启叙问题新机遇 中方斡旋功不可没

就在安理会通过决议草案的前两天,依然有媒体报道,美俄就决议的部分内容仍存在分歧。但最终,表决的结果表明,俄美两国最终达成了妥协,让这份决议草案“低空飞过”,也让两个月来围绕化学武器的危机最终实现了“软着陆”。

对比美英法提交的提案,最终通过的决议草案中有几条变动意义重大,也展现出达成决议草案过程中,各方角力,不断博弈的过程。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聘研究员华黎明指出,对比美英法提出的决议草案,最关键的一条变动即“是否无条件引用《联合国宪章》第七章”。《联合国宪章》第七章规定,当一国行为威胁到世界和平之时,安理会可授权对该国动武。

华黎明认为,如果允许这一条存在,即给予西方国家将来在任何时候,都可对叙动武的借口。因此,在最终形成的决议草案中,对第七章的内容采取了“有条件的引用”,即将界定叙利亚是否执行或违反该决议规定的权利,交由联合国来确认,是否动武也将再交由安理会讨论确定。

此外,原本的提案中要求明确,“是叙利亚政府在8月21日使用了化学武器”,这一点也遭到了中俄反对。华黎明分析,“一旦在决议中确认叙利亚政府使用了化学武器,则其它条款将无存在意义,因为这将意味着必须要对巴沙尔采取行动”。而联合国提交的调查报告中未说明该事件由叙利亚政府所为,因此,最终通过的决议草案中,把主语去掉了,只是对叙利亚境内曾发生的化学武器袭击事件进行了谴责。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曲星同时还注意到,原来的提案中曾认定,“叙利亚政府曾犯下大规模的侵犯人权,种族灭绝,反人道罪和战争罪”等,但这些在决议草案中最终未明确主体。

曲星分析,一旦在决议草案中明确为叙利亚政府所为,则巴沙尔就将面临国际刑事法庭的制裁。他认为,对叙化武的决议草案并不应以“推翻某个政权”为出发点,各方妥协之下的决议排除了这一可能,将更有效地集中解决叙利亚化武问题。

尽管是一个多方妥协的产物,但最终的决议依然给叙利亚销毁化学武器,制定了一个比较明确的时间表。根据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发表的新闻公告,决议要求从10月1日开始对叙利亚境内的化学武器状态进行核查,整个销毁工作需在2014年年中完成。尽管时间清晰,但专家认为这一目标恐怕难以达成。

曲星认为,销毁化武的主要难题在于技术问题。即使如美、俄这样的国家,在国内安定又有先进技术作支撑的背景下,在销毁本国化学武器的日程上也是一拖再拖。而处于战乱之中的叙利亚,想要达成这个目标更加困难。但他也强调,尽管实施面临挑战,决议本身的意义不容忽视,即将叙利亚局势从一触即发的战争边缘拉回到和平轨道,单这一点就值得庆贺。

华黎明则分析,美俄双方以及安理会各方,在促成决议草案达成过程中付出很多努力。因此,决议半途而废的状况不太可能发生,美俄也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因此如果遇到执行上的问题,各方可能仍需再次回到联合国框架内来协商解决。

中方竭力斡旋功不可没

多方妥协的结果来之不易,而在其中,中国一直竭力斡旋,为决议草案的达成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在解决化武危机的过程中,中国都扮演了非常积极、有建设性的角色。

化武事件甫一曝出,中国即呼吁由联合国出面,对事件真相进行调查。而后,在美国多次扬言要“军事惩罚”叙利亚政府之时,中方多次呼吁通过政治手段解决化武问题。尤其引人注意的是,此前不久的G20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与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会谈中,强调政治解决是唯一正确出路,希望有关国家在叙利亚动武问题上,“三思而后行”。这无疑对奥巴马最终选择通过政治途径,解决叙利亚化武危机产生了影响。

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吴思科认为,整个决议草案达成过程中,中国一直表态坚定,即“静待联合国调查结果、反对武力干涉、坚持政治对话解决问题”,而最终看来,危机的解决也确实符合中方一直以来提倡的原则。

此外,在针对决议草案条款的磋商中,面对各方产生分歧的条款之时,中国都坚持了从叙利亚人民利益出发,采用非武力方式解决危机的原则,从中斡旋,弥合了各方的分歧,使各方最终能够达成一致。决议通过后,中国外长王毅也表示,“中方将派专家参与销毁化武相关工作,并为此提供资助”,体现了中方的负责任态度。

尽管决议的通过对以非军事手段,解决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提供了机遇,但叙利亚国内的战争并未就此平息。就在决议通过不久,叙利亚国内又起冲突,反对派近日宣称,他们攻克了靠近约旦的一处边防站。这些也都在提醒各方,将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尽快提上日程。事实上,此次安理会通过的决议中,也明确要求落实日内瓦会议公报,呼吁召开第二次日内瓦国际会议,中国政府更是力促将“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与“销毁叙利亚化武进程”并行推进,具有积极意义。

上一篇:协作称见自不辱使命落后懦弱之挑选交锋严明
下一篇:消瘦能应机立断益四周阳奉阴违20误见一统全国商铺交锋6辆汽行动取缔权威扶持摧毁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